辽沈晚报:李天来:高考让我“与蔬菜对话”

    2017-07-03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212

       1977年是个值得铭记的年份。中国高考的闸门再次开启,9100名辽宁青年考上大学,走向命运的拐点,李天来是其中一个。
      他23岁进入沈阳农业大学,60岁当选院士,37年未曾中断过与蔬菜打交道。他专注于日光温室蔬菜栽培理论研究与实践,使我国北方百姓冬天也能吃上黄瓜、西红柿等精细菜……
      然而不为人知的是,李天来与沈农结缘、与蔬菜结缘,这里面有不少“波折”和“意外”。40年前那场高考,他身负家庭重担,几乎“裸考”上阵,一度以为已落榜;没被前两所志愿的大学录取,而是服从分配进入沈农,他曾有冲动退掉录取通知书……
                成绩优异却迟迟未敢报名
      1955年,李天来出生在绥中一个普通农家,他天资聪颖,成绩优异。高中毕业后,参加过生产队劳动、当过小学负责人和生产大队副主任。
      1977年10月末,当时公社已经普遍收到恢复高考的通知,积攒了10年的人才如开闸之水,青年们跃跃欲试。而李天来却对参加高考这件事十分犹豫,“既激动,又犯愁”。
      大家不明白李天来犹豫什么,全公社数李天来成绩拔尖,高中时数学常满分。“咱们公社能考上一个,那也得是李天来啊!”公社的人都这么说。
      回忆到这里,院士目光一沉:“如果我真的考走了,我家人怎么办呢?”
      高考那年,李天来父亲63岁,曾在公社卖水果时伤了腿,行动不便。李天来下面还有正上学的弟弟妹妹,家里只有他一个壮劳力,家庭的经济重担几乎都在他的身上。距报考截止还剩一天,公社教育组组长急匆匆找到他,“李天来,你还报不报?”他犹豫:“我……还没想好。”
      “还没想好?哎!你学习那么好,你就报吧!”看李天来还没动作,组长干脆拿起一张报名表,“我来给你填表,就这么定了,把你报上了啊!”
                父亲一句话让他坚持考完
      对于大多数77级考生来说,从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,到12月初参加考试,备考时间只有一个月。对于李天来来说,报考时因犹豫已经耽误不少时间,白天还要完成生产队的工作,复习时间更是少得可怜。
      院士坦言,自己的理科底子虽然还不错,但劳动了4年,公式几乎全忘了;文科向来比较弱,特别是政治科目,几乎没接触过。“当时一听说政治科目还要考哲学,毫不夸张地说,我连哲学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李天来把本已不多的备考时间用来复习语文和政治,哥哥寄来了政治复习材料,他几乎以“裸考”的姿态走上考场。
      1977年高考,是新中国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冬天举行的高考,辽宁省选择在12月1日和2日举行。天还没亮,李天来骑着自行车,奔向30里以外的考点……
      考完第一天,公社教育组负责高考带队的老师关切地问李天来“考得怎么样”,他摇摇头,“我感觉不行,这个卷子不答90多分,恐怕考不上,可是我很多公式都忘了……”老师安慰他,“我看未必,不少考生30分钟就都交卷出来了,看来是题难,大家都不会答,你别灰心!”
      李天来想放弃第二天的考试,他觉得自己可能“没戏了”。晚上回家,父亲对他说:“既然报考了,怎么也得弄到底呀!”因为这句话,李天来第二天又来到了考场。
                一波三折终录取 差点儿想弃读
      即便如今身为沈农副校长,当选院士,李天来也从不避讳自己曾有过的念头,“当时农村很艰苦,很多人都有离开农村的想法,我也不例外。”因此,农业科学并不是李天来最初的梦想,沈阳农业大学也并非他的第一志愿。
      当时报志愿时,李天来首选大连理工内燃机专业,并填写了服从调剂,中专也填报了3个志愿,同样服从调剂。
      当年,李天来所在公社有600多名青年参加高考,过线获得体检通知的只有24人,最终考上本科的只有6人。
      “考不上大学会怎么样?说实话,当时的社会环境下,考不上就考不上,大多数人没报太大希望,只是想试一试。”李天来也是如此,第一批体检通知里没他的名字,他多少有点失望,但很快就又投入到劳动中。
      约一个月后,李天来意外接到公社电话,通知他去绥中县体检!后来他才知道,由于当年还没有计算机录取系统,招录工作全靠人工,他的档案被误分到了兴城,几经辗转招办人员才找到他。“当时心里还是很激动的,这说明至少我的能力没有很差。”
      1978年初,李天来接到了沈阳农业大学录取通知书。与雀跃的众人不同,他第一个念头竟是想把通知书退回去。那时候他已经在农村生活和工作了23年。“上个中专什么的也好啊!完全不知道去农大学什么,学完了是不是还得回农村铲地?”
      李天来回忆说,当时农村生产队流行一个笑话,青年们把铲地戏称为“修理地球”或“上农业大学”。当大家得知李天来被沈阳农业大学录取时,都打趣他,“这回你可真的‘上农业大学’啦!”
                进沈农开眼界 立志解决蔬菜供应难
      李天来搞不清楚录取规则,不知道如果放弃了本科录取到农大的机会,自己是否还能被中专录取。于是,他决定顺其自然去农大报到,“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一旦决定的事,也就不再纠结了。”
      当时,沈农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农科类院校,李天来班上共34人,年龄最大的1946年生人,最小的出生于1958年末,共有9名女生。彼时高等教育刚刚恢复,百废待兴,教学环境艰苦。学校把图书馆阅览室开辟成学生宿舍,农学系90多名学生住在一间屋子里,李天来所在的园林系也是40多人同住一个“超大寝室”。
      这丝毫没有影响77级新生的学习热情,这些在高考路上披荆斩棘、优中选优的尖子生,每个人都对知识如饥似渴。李天来在如此浓厚的学习氛围中,逐渐转变了对农业科学的认识,树立起专业理想。
      “刚入校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专业也要学习数理化,还要学习统计学、测量学等很多科目,学科体系非常完善,我也就安心了。”走入其中,李天来发现,农业科学可不是铲地那么简单,是能够解决大问题的,是可以改善民生的。
      过去,我国北方百姓冬季吃新鲜蔬菜难,百姓冬季餐桌上只有白菜、土豆,像西红柿、黄瓜这些精细菜在冬天是想都不敢想的。因此,专业课老师从第一天起就告诉他们,研究蔬菜学的目标是“实现蔬菜的周年均衡供应”,这也成为李天来的专业理想。
      “我生长在农村,我知道农民太苦了,炎热天气里,铲地最少要铲3遍。如果我学的专业能够为农村的改变尽一点力,我觉得这一辈子就值了!”
                业精于勤 40余门课程平均分超93分
      大学四年,他总是专业排名第一,40余门考试科目平均分超过93分,数学、物理学、统计学、测量学等科目均满分。即便是他自称不擅长的日语,也能在竞赛中获奖。
      他用“平淡”来形容本科学习生活,几乎没什么娱乐休闲,午休时光他喜欢翻看地理图册,了解各省省情。
      “我们那一批大学生都一样,大家都觉得上大学的机会来之不易,每个人都很努力。”李天来自有一套学习方法,他看书比较慢,通常别人看完七八页他还没看完一页,但他要求自己看一遍就必须全都看懂,如果有模糊不清的地方,或者一时走神,一定要回过头来重新看。
      当年读大学是免费的,可每月15元的伙食费对于李天来也是不小的负担。国家根据学生的家庭情况给予不同等级的助学金,当时李天来拿的是一等助学金,起初每人每月19.5元,后来每人每月涨到22元。“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,我不可能顺利把书念下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为蔬菜奋斗一生 30余年无双休
      李天来以优异成绩毕业留校,随后去日本留学,没像其他人那样留在日本,而是学成回国。他回国的行李中有两本日本导师送的书,扉页上写着——“蔬菜是不会说话的,你要学到能跟蔬菜说话”。
      回国后,由于留学不算工作年限,他没评上讲师,但这没影响他的心态,每天他都去实验基地铲草、管理、调查研究,即便被破格评上教授也没改变这些习惯。
      从最初北方冬淡季鲜细菜生产技术开发研究,到日光温室蔬菜栽培理论与实践的成功;从创建北方寒区蔬菜全季节高产优质生产模式与技术体系,到研制出蔬菜主要逆境生育障碍调控技术,及开创我国北方寒区全季节不加温生产高产优质喜温果菜的先例,他的一生沉浸在与蔬菜的对话中。
      从1985年至今,李天来的字典里再也没有“双休日”。今年他已经62岁,除了进行课题研究,还要处理学校各种管理事务,他把办公室搬到家里,常常零点以后为研究生修改论文,并且每篇论文要修改3-6遍。
      按照评选院士的规定程序,2015年10月26日上午李天来在北京做了答辩。当天下午,有人在沈农看见他,很吃惊,“您不是应该待在北京打探结果吗?!”
      得知自己当选院士时,他正在给博士生修改论文,与外部喧嚣相比,他一如既往地平静。“当你获得荣誉的时候不能忘乎所以;当你有挫折的时候,也不能悲观失望。别人并不比你差多少,只不过就需要一个人来领这个荣誉,千万不要把自己看得如何如何高、如何了不起。”李天来一生乐在与蔬菜的对话,除天性善良,很大程度上在于他在科研与产品转换中找到了平衡,在帮助别人中找到了生活的姿态和做人的乐趣。
                   【对话】
      记者:高考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现在回想起来,有什么感慨?
      李天来:回忆起当年高考的过程,尽管每个环节都有一些波折,但我感觉自己很幸运。我很感谢当年帮我报名的组长,当初要是没有他的坚持,我就跟大学擦肩而过了。还有录取阶段,虽然一开始档案被错发了,但是招办老师最终还是找到了我,否则我的命运可能就要改写了。如果没有国家的助学金,我不可能读完大学。如果不是来到沈农,让我得到了很多老师的指导,后来还获得了去日本留学的机会,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,“与蔬菜对话”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。现在回想起来,所有的这一切,真的很感谢。
      记者:从一名没被第一志愿录取的考生,到成为院士,您对年轻学子在面对高考、选择专业、树立职业理想等方面有什么建议吗?
      李天来:
    首先,如果一个人从小就有某些爱好,那将来最好就选择去做这件事,家长不要插手太多,因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如果没有很专注的爱好,那就多思考自己未来的大方向应该怎么走,想要做学问还是做产业,还是想当公务员,大方向选好了,再从中寻觅自己适合的专业。最重要的是,年轻人千万不要整天想哪个专业挣钱多又清闲,要将目标放在干事创业上,青春是用来奋斗的。年轻人还要树立干事创业的执著追求精神,一旦确定目标,就要锲而不舍,不干出成就决不罢休。
      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兰晓玉 (感谢沈阳农业大学张宜军协助采访)
      (2017年7月1日《辽沈晚报》头版导读、11版整版)